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资讯

57岁复出拍内衣写真她用奶奶灰秒杀嫩模咗

发布时间:2022-01-08

57岁复出拍内衣写真 她用奶奶灰秒杀嫩模

在这个嫩模当道的时代,没想到杀出了这样一位奶奶灰超模。

2016年的新西兰时装周上,当这样一位麻豆出现在观众面前时,所有人都愣住了

虽然她脚踩十公分高跟鞋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泰然自若,但满头银丝,一脸皱纹,和同台的麻豆姑娘们还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而这位麻豆奶奶,并不是时装周为了营造话题心血来潮请来的特约嘉宾。她可围巾寓意为单身收获爱情是专业选手:随便摆个pose就能拍成时尚大片。

先来一组她的时尚硬照感受下吧......

一把年纪

依然姿态优雅

无论端庄礼帽还是俏皮配饰

都驾驭自如,雅致却不失活泼

艳俗的大红大绿却迸发出了

不一样的热情与活力

复古的喇叭裤和毛呢大衣

凸显出的曲线风韵无限

蔓延的鱼尾纹

也抵挡不住心中的热情

穿起套裙来,

又秒变强势职场达人,

锐利又气势逼人

举手投足间,干练潇洒,

优雅与活力交错的气质,

华丽丽地倾泻而出

这样造型百变,

古灵精怪的时尚大片,

也只有在凝结了岁月积淀之后,

才能绽放出夺目的光彩。

这组大片有个统一的名字,叫做:

Why Age is Just a Number

为何年龄只是一个数字

在她举手投足之间,答案昭然若揭。

身为麻豆,但她自己本身其实并不热衷于拍摄时尚大片。正如她自己所说的,比起成为镁光灯下的焦点,我更倾向于全情投入到我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,不舍昼夜。这就像是一场与自我的较量。但我身在其中,乐在其中,并肆意而尽情地享受这种与自我抗衡和对话的快感。

她也的确在自己年届六旬之时,成为了一位优秀的设计师。她天马行空设计的服装,也在2016年新西兰世界可穿戴时装展(WOW)上,以前卫、哥特、大胆肆意的创造力,技惊四座,第一年参展就获得最佳新人大奖,一时风头无两。

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如今在新西兰时尚界风生水起的她,其实是沉寂十八年后,因为想刷存在感,而玩票复出的。

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她就已经红透了欧洲的半边天。无论是伦敦、巴黎,还是米兰的顶级时装周上,她都是秀场上最吸睛的那一位麻豆。

翻出当年拍摄的时尚大片,她全身上下充满着诱惑、撩人的气息,和朋克青年特立独行的狂傲与乖张,现在看依旧能够轻易跃出纸面。

她曾经是世界上最高薪的模特之一,风头绝不亚于当今的吉赛尔邦辰等时尚大咖。

她就是新西兰最著名的高龄麻豆和鬼才服装设计师,Mercy Brewer。

1960年,Mercy Brewer 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旁的一个小镇。她的母亲是聋哑人,虽然后来恢复了部分听力,但说话依然有障碍。

在20岁时,她的母亲未婚先孕生下了她。而她的父亲从她出生就对她异常冷淡,不闻不问。于是母亲让她寄居在外婆家中。10岁那年,母亲终于结婚,却嫁给了一个酒鬼和赌徒。无奈之下,她只能一直寄居在外婆家。

从小受尽了冷言冷语和无尽的嘲讽,她变成了坏女孩,待到成年,就立刻和一群年龄相仿的姑娘们远走他乡,开启了朋克少女的生活。然而叛逆和青春并不能当饭吃,没有生活来源也找不到工作,让她异常苦恼。

当年,很多人对她说,你长得这么高挑,完全可以去做模特啊!可她只能无奈地笑笑,打心眼里就没觉得自己是1名百丽团体的员工对时尚头条说道那块料童年时摔掉了一颗牙不说,外婆告诉她,像她这样的丑姑娘是没人会要的。虽然从小就对时尚有着敏锐的触觉,但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进入这个行业。这无疑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!

但就是这样一个丑姑娘,她那朋克少女不羁的气场,和孤傲表情下隐藏的深刻孤独,打动了一个星探:来做模特吧!迫于生计,也为了实现心中的艺术之梦,她犹豫着,跌跌撞撞地走向了T台。

没学过一天舞蹈,没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她,却发现这就是她天生的舞台。20出头的她,尽情享受着舞台上的每一刻:一颦一笑都摇曳生姿,一举一动都迷离而卓绝,风姿绰约,风华绝代。

就在她风光无限的年纪,她选择了急流勇退,随着丈夫从英国移居新西兰,并淡出时尚圈,生儿育女,过起了相夫教子的小日子。这一别,就是十八年。

选择离开时尚圈,义无反顾地回归家庭,看似是不可思议之举,却也是她人生的必然选择:她得到了一切只存在于梦幻之中的浮华,但打心底里却渴望寻找生命中缺失的爱与关怀。

在淡出时尚圈十八年的时光里,生活得稳定与富足,家庭的爱与温暖,填补了她童年生活的不幸。也让她潜心于做自己钟情的设计。她生了两个孩子,还在奥克兰西区,搞起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,有一天,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穿起Alexander McQueen的超低腰牛仔裤;对镜自怜,只能看到岁月肆意雕刻后的褶皱,与爬满头顶的三尺青丝。

即使有颗驿动不息的朋克之心,在这样的岁月静好之中,是否也该偃旗息鼓,落入凡间,仅仅把年轻时的绚烂当成偶尔回响脑海的传奇故事。

毕竟,在大多数人的世界里,只有青春,才是张扬的资本;只有青春,才是最美好的年华。

但她却在那一刻来临之时,决定来一次人生的蜕变:打败岁月,重新做回年轻的自己。从头开始,重拾炭火,点燃那一颗澎湃不死的朋克之心。

2016年,她重出江湖,出现在了新西兰本土原创品牌Zambesi在新西兰时装周的新品发布会上。时隔十八年,她和比她退出舞台时间年头都短的姑娘们一起,昂首阔步,走上T台。

烈焰红唇,风情内衣,那个朋克少女又重新回到大众眼前。她迎来了掌声和喝彩,更迎来了自己生命的第二个二十岁。

57岁,当大多数人都日夜浸淫于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,忘记了生活的质感,抚平了年轻气盛时的棱角,也失去了性感的吸引力。而她除了走上T台,还应邀为新西兰本土内衣品牌Lonely Lingerie拍摄了一组内衣写真。

如果不是满头银丝,和岁月在脸庞刻下的线条,你肯定无法相信她年近六旬。

虽然没有年轻麻豆们张扬的小麦色肌肤和紧致身段;

但那泰然自若地展现并不完美的酮体时的姿态,反而折射出的是看尽沧桑世事后的安稳与练达。

优雅魅惑,且不失风韵。

她的表现,完美诠释了品牌创始人的本意:人人都会老去,但是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,变老在人们的心中应该是件美好的事情。希望女人穿上内衣时,可以接纳并爱上最真实的自己,即使你的身材不是最完美的,也希望你是最自信的。

为什么要重回时尚界?面对这样的问题,她笑着说,因为这是其它人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啊!

言语之中,全然无法感知这是个年近六旬的老年人,而是一副心比天高的年轻姑娘模样。

在年龄面前,她也有过彷徨。在生命的不同阶段,她也有过自己的困惑。然而,她始终坚定不移地信念,就是不服气!

不服气别人的冷眼嘲讽,于是她做起了模特,一飞冲天。

不服气自己没有幸福的童年,于是选择归隐,组建家庭,给予自己温暖幸福。

更不服气年龄与岁月的砥砺,于是再次跃上人生之巅,征服自己,重新活过。

她看似偏执的人生,其实就是在用一种特立独行的方式,在与杨大筠自我达成和解。

就像她自己坦言,和自己好好相处,老去也是一件美好的事。

怀揣赤子之心,从不矫情掩饰。她用燃燃不息的朋克精神,告诉世界:女人的性感与美,与年龄无关。也只有年龄,才能造就生命厚重的美与质感。

Mercy的人生态度让我想起《圣经》里的一句话:强壮乃少年人的荣耀,白发为老年人的尊荣。

不刻意掩饰岁月雕琢的痕迹,活出真实的人生,这样的美丽让人为之动容。

穗宝狼牙枕
穗宝狼牙枕
穗宝狼牙枕
穗宝狼牙枕